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学实务 > 案例评析
石子凡诉汪希跃、天安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宣城中心支公司道路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案
作者:舒荣华  发布时间:2010-09-19 16:22:40 打印 字号: | |

石子凡诉汪希跃、天安保险股份有限公司

宣城中心支公司道路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案

 

(一)首部

1、判决书字号:

一审判决书:安徽省泾县人民法院2009)泾民一初字第1272号。

2、案由:道路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

3、诉讼双方:

原告:石子凡,男,2005131出生,汉族,居民,住安徽省泾县榔桥镇榔桥街道。

法定代理人:石磊(原告之父),男,居民,住址同上。

法定代理人:郝亚群(原告之母),女,驾驶员,住址同上。

委托代理人:文宝根,安徽桃潭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汪希跃,男,1965730出生,汉族,农民,住安徽省泾县蔡村镇爱民村岗上组4号。

委托代理人:周红,安徽皖南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天安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宣城中心支公司(以下简称天保宣城中心支公司),住所地安徽省宣城市鳌峰东路9号。

负责人:荀明辉,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丁美林,男,该公司职员,住安徽省宣城市宣州区西林办事处。

4、审级:一审。

5、审判机关和审判组织

一审法院:安徽省泾县人民法院。

审判员:舒荣华。

6、审结时间

审结时间:2009121日。

(二)诉辩主张

原告石子凡诉称:200951,被告汪希跃驾驶摩托车途经蔡村镇爱民村三组路段,将路边行走的原告撞伤。由于当时抢救原告而未保护事故现场,导致泾县公安交警大队无法认定事故责任。因被告汪希跃驾驶的摩托车在被告天保宣城中心支公司投保了“交强险”,故原告要求两被告赔偿原告损失合计42950.8元〔医疗费1000元、二次手术费4500元、护理费5240元(131天×40元/天)、住院伙食补助费110元(11天×10元/天)、营养费220元(11天×20元/天)、残疾赔偿金25980.8元(2年×12990.4元/年)、 鉴定费700元、交通费2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元〕。

被告汪希跃辩称:原告横穿马路,应负事故主要责任。本被告车辆已投保了“交强险”,保险公司应在责任限额内赔偿。本被告垫付了原告医疗费6698.02元,要求一并处理。

被告天保宣城中心支公司辩称:本案事故的事实无法查证,原告的父母未尽到监护责任,应负事故的全部责任。被告汪希跃投保车辆的牌号没有,不能确定事故车辆就是保险车辆。综上,本被告不承担赔偿责任。

(三)事实和证据

泾县人民法院经公开审理查明:200951日早晨,原告石子凡的母亲郝亚群驾驶一辆“面的”车载其母亲和原告,停放在泾县蔡村镇爱民村三组一小店对面路边,郝亚群及其母亲随后下车前往小店购物,将原告独自留在“面的”车上。当日730分,被告汪希跃驾驶皖P?Q9527号“劲隆”牌普通二轮摩托车载其妻从郝亚群停放的“面的”车对面驶来,途经该“面的”车时,与下车从“面的”车后横过道路行走的原告相撞,致原告受伤。原告当即被送往泾县医院抢救,诊断为右胫骨中下段骨折、头部外伤,住院治疗10天,支付了医疗费7698.02元,出院医嘱休息4个月(需护理2个月)、加强营养、二次手术费约需4500元。其中被告汪希跃垫付了原告医疗费6698.02元,并向原告出具了1份欠款1000元的欠条。泾县公安交警大队以无法查证交通事故事实为由,未作事故责任认定,但确认被告汪希跃驾驶的皖P?Q9527号“劲隆”牌普通二轮摩托车在被告天保宣城中心支公司参加了“交强险”。原告经宣城中鼎司法鉴定所鉴定构成10级伤残,支付了鉴定费700元。被告汪希跃在被告天保宣城中心支公司投保的“劲隆”摩托车“交强险”保单显示,其记载的厂牌型号、发动机号、车架号与被告汪希跃行驶证一致。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证明:

1、原告所举身份证、户口簿复印件4份,交通事故认定书1份,泾县医院门诊病历、疾病诊断证明书、出院记录各1份,欠条1份,司法鉴定意见书及发票各1份,医药费收据2份。

2、被告汪希跃所举“交强险”保单、行驶证、驾驶证各1份,医药费收据及用药清单,交通事故当事人陈述材料1份,证人伍先喜、葛小平的出庭证言。

(四)判案理由

泾县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交强险”保单上记载的厂牌型号、发动机号、车架号与行驶证一致,交通事故认定书也确认了本案事故摩托车在被告天保宣城中心支公司参加了“交强险”,被告天保宣城中心支公司不能举证证明本案事故摩托车不是保险车辆。“交强险”保单系被告天保宣城中心支公司出具,其未填写号牌号码的过失不能由被保险人承担。根据“交强险”保单背面所附的保险条款第15条,被保险人因改装、加装、使用性质改变等导致危险程度增加的,负有通知义务,并办理批改手续,否则重新核定保险费计收,但该条款与号牌号码无关,不能作为被告天保宣城中心支公司的拒赔理由。因此,本院确认本案事故摩托车是保险车辆,对被告天保宣城中心支公司的辩称意见不予采信。原告系年幼的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其母亲郝亚群疏于监护,导致原告独自从车后横过道路,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64条第1款:“学龄前儿童以及不能辨认或者不能控制自己行为的精神疾病患者、智力障碍者在道路上通行,应当由其监护人、监护人委托的人或者对其负有管理、保护职责的人带领。”的规定,是引发事故的主要原因,应负主要责任。被告汪希跃驾驶摩托车遇原告横过道路未及避让,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47条第2款:“机动车行经没有交通信号的道路时,遇行人横过道路,应当避让”的规定,是引发事故的次要原因,应负次要责任。被告汪希跃驾驶的皖P?Q9527号“劲隆”牌普通二轮摩托车在被告天保宣城中心支公司投保了“交强险”,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以及《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的相关规定,由被告天保宣城中心支公司在“交强险”的责任限额内向原告赔偿。原告主张的医疗费1000元、护理费5240元(131天×40元/天)、住院伙食补助费110元(11天×10元/天)、营养费220元(11天×20元/天)、残疾赔偿金25980.8元(2年×12990.4元/年)、 鉴定费700元、交通费200元,两被告未提异议,本院予以确认。原告主张的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元,本院根据事故责任确定为2000元(5000×40%)。原告主张的二次手术费4500元,其所举疾病诊断证明书确定系取内固定必然发生的费用,可以与已经发生的医疗费一并予以赔偿,故本院对其该项赔偿请求予以支持,对被告天保宣城中心支公司的相关辩称意见不予采纳。本案中,原告的医疗费12198.02元、住院伙食补助费110元、营养费220元合计12528.02元,超过了“交强险”医疗费10000元的责任限额,对于超出部分按过错比例,分别由原告的监护人赔偿1516.81元〔(12528.02元-10000元)×60%〕、被告汪希跃赔偿1011.21元〔(12528.02元-10000元)×40%〕。上述原告损失合计39950.8元,扣除原告的监护人应当赔偿的医疗费1516.81元,余款38433.99元由被告天保宣城中心支公司予以赔偿。因本案原告主张的损失没有超过“交强险”的责任限额,故被告汪希跃在本案中不承担赔偿责任。至于被告汪希跃就其支付的5686.81元,可向被告天保宣城中心支公司追偿。

(五)定案结论

泾县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六条第三款、第一百一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一、二款、第十八条第一款、第一十九条、第二十一条至第二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第二款、第十条,作出如下判决

1、被告天安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宣城中心支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赔偿原告石子凡医疗费、二次手术费、护理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残疾赔偿金、 鉴定费、交通费、精神损害抚慰金合计38433.99元。

2、驳回原告石子凡的其他诉讼请求。

(六)解说

本案涉及事故摩托车是否是被保车辆、事故责任的认定及保险公司的免责事由。对于交警部门没有作出事故的责任认定,法院应当引导当事人积极收集提供有关证据材料,并根据当事人所举证据,结合举证责任的分配原则,对相关事实及事故原因力的大小予以确认。关于保险公司对第三人的免责事由,《交通安全法》未作规定,《交强险条例》规定有受害人故意、无证驾驶、酒驾、盗抢车辆、被保险人故意,但从保险公司对第三人的责任性质来讲,保险公司承担的既非合同责任,也非侵权责任,而是一种法定责任,立法的目的是为了填补受害人的损失,故《交强险条例》所规定的以及交强险保单所约定的均不能成为保险公司的免责事由,即将施行的《侵权责任法》第四十八条对此已作明确规定。

 

责任编辑:舒荣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