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学实务 > 案例评析
原告王志伍诉被告李炳华等生命权、身体权案案例分析
作者:余辉  发布时间:2010-09-20 09:36:10 打印 字号: | |

[案例分析]

原告王志伍诉被告李炳华等生命权、健康权、

身体权案案例分析

 

(一)首部

1、判决书字号:

一审判决书:安徽省泾县人民法院(2009)泾民一初字第728号。

二审判决书:宣城市中级人民法院(2009)宣中民一终字第0741

2、案由:健康权、身体权纠纷。

3、诉讼双方

原告王志伍(被上诉人),男,1967627生,汉族,泾县人,农民,住安徽省泾县茂林镇南容村河东组33号。

委托代理人文宝根,安徽桃潭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吴雪花(上诉人),女,1977131生,汉族,泾县人,农民,住安徽省泾县茂林镇南容村庄毛山组4号。

被告李炳华(上诉人),男,1975124生,汉族,泾县人,农民,住安徽省泾县茂林镇南容村庄毛山组4号(系吴雪花丈夫)。

4、审级:二审。

5、审判机关和审判组织

一审法院:安徽省泾县人民法院

合议庭组成人员:审判长:舒荣华;审判员余辉、陈志强。

二审法院:宣城市中级人民法院

合议庭组成人员:审判长:马串莲   审判员:辛先海  代理审判员:曹沂

6、审结时间:

一审审结时间:2009922.

二审审结时间:20091215

(二)一审情况

1、一审诉辩主张

原告王志伍诉称,20061212,原告应被告李炳华邀请,参加其房屋竣工宴请,宴席开始时李炳华点燃爆竹,原告站在距燃爆点20左右处(日杂商店店主李木水家里),被炸飞过来的爆竹炸伤左眼,先后在泾县医院、宣城医院、上海医院治疗后被确认为玻璃体积血,医治左眼共用去医疗费15709.39元,车旅费4022元,伤情经司法鉴定为八级伤残。被告李炳华的侵权行为,致使原告左眼炸伤,原告至今不能从事劳动生产,原告曾于2007928起诉至泾县人民法院,因考虑到需二次手术等原因而撤诉。现原告二次手术已完毕,经与各被告协商赔偿未果。原告于2008626再次诉至法院。现请求:1、要求被告赔偿各项经济损失共计人民币86446.39元(其中医疗费15709.39元、误工费585天×40/=23400元、护理费40天×40/=1600元、住院期间伙食补助费40天×10/=400元、营养费40天×10/=400元、伤残补助费6×4202.5=25215元、交通费4022元、精神抚慰金15000元、鉴定费700元);2、要求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被告辩称,一、本案是爆竹(十六响)质量不合格造成的损害赔偿纠纷,当时本被告在距离原告等人二十多米处点燃的爆竹,因燃放过程中十六响突然散裂乱飞导致原告受伤,本被告在燃放鞭炮过程中无不当操作,不应承担赔偿责任,原告的损失应由爆竹厂负责赔偿,故本被告在举证期间内申请追加爆竹厂作为本案的被告。

2、一审的事实和证据

一审审理查明以下事实:被告李炳华、吴雪花系夫妻关系,原告与二被告系亲戚关系。20061212,原告应被告李炳华邀请,参加其房屋竣工宴请,开宴时李炳华在门前点燃爆竹(十六响)。当时正下小雨,原告站在李炳华新房的对面(新房的东边)小店李木水家门口,二者相距约7。见放爆竹时就弯腰护在一小孩身上(保护小孩),被炸飞过来的爆竹炸伤左眼,被送往泾县医院治疗,诊断为左眼玻璃体积血,需转上级医院继续治疗(治疗时间20061212日至2007年元月10日),原告在泾县医院的治疗费用为440.6元,其中原告垫付118.7元,李炳华支付321.9;2007年元月22日在南陵中医院看伤,费用为21.8元;2007226日至2007321日在宣城市眼科医院住院治疗,诊断为玻璃体积血,建议转上级医院继续治疗,费用为2343;2007年3月28原告到上海市新视界眼科医院手术治疗左眼外伤性玻璃体积血,同年4月7出院。出院医嘱:避免体力活动、继续俯卧位(一个月内每日至少6-8小时)、休息一年、半年内择期行硅油取出术+人工晶体植入术。2008225日在该院做硅油取出术,同年34日出院。出院医嘱:局部点药、休息6个月、定期复查,二次治疗及期间检查费用为10459.89+2348.82+254=13062.7元。以上原告共计支付医疗费15546.2元。2008318,原告申请芜湖广济司法鉴定所对其眼伤作出司法鉴定,结论为原告左眼经手术治疗,遗有左眼盲目4级,伤残的程度评定为八级,花去鉴定费700元。当天燃放的十六响是李炳华委托门前的小店店主李木水代购,李木水是从茂林镇街道一批发商章政权处购回8个十六响交给了李炳华,开宴时李炳华燃放第一个十六响就炸散了,火药乱飞导致正在护卫小孩的原告受伤,其余的十六响又退给了李木水。原告受伤后,李木水曾向章政权反映此事,章政权拿出了600元的治疗费,该款经李炳华给了原告。此后,爆竹厂发货给章政权时,章向爆竹厂也反映了此事,并同意从应付的货款中扣除了600元给原告。2007928,原告以被告李炳华、吴雪花的侵权行为,致使原告左眼炸伤,原告至今不能从事劳动生产为由,起诉至泾县人民法院,后因考虑到需二次手术等原因而撤诉。现原告二次手术已完毕,经与被告李炳华、吴雪花协商赔偿未果,原告王志伍于2008626向泾县人民法院起诉,诉讼中被告申请追加泾县烟花爆竹厂作为被告。原审合议庭准许被告的申请。2008122安徽省泾县人民法院作出(2008)泾民一初字第616号民事判决。被告泾县烟花爆竹厂不服该判决,上诉于安徽省宣城市中级人民法院。安徽省宣城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09430作出(2009)宣中民一终字第134号民事裁定,撤销泾县人民法院(2008)泾民一初字第616号民事判决,发回泾县人民法院重审。本院于200963另行组成合议庭重审此案。审理中发现原审被告泾县烟花爆竹厂系被告李炳华向本院申请追加为被告,本院认为泾县烟花爆竹厂不是必须共同进行诉讼的当事人,依法裁定驳回其申请。诉讼中原告增加赔偿款为86446.39元。

另查明,在原告受伤后,为治疗费用问题,找到了茂林司法所,经协调茂林司法所又打电话告诉了昌桥司法所,昌桥司法所吴中鑫与爆竹厂胡连生于2007年元月23日到达事故现场。两司法所即对爆竹燃放位置进行了调查,当时吴雪花陈述是在其新房门前的石桥上面一点,两司法所还对吴雪花等指认的位置拍摄了现场的照片,从照片中反映原告当时距燃放点不足5;两司法所还根据爆竹厂的要求对现场爆竹残留物进行封存,其封存物主要来源有:1、吴雪花提供的鞭炮残留,根据李木水的陈述十六响残留物是李木水先收藏后放入吴雪花家中的,收残留物的位置在李炳华家门前的石桥往北约5,离路西边约2,其陈述位置距原告受伤也不过六、七米;2、当时胡连生见到残留物时称不是本厂的产品,且见现场还有其他爆竹残留物(李炳华陈述是新房上梁别人恭贺时放的,出事当天只放了一个十六响),也从现场的垃圾池中取了一些爆竹残留物;3、柯鸣与李木水还陈述当时又从李木水小店拿回一只完整的十六响,以便进行比对(胡连生陈述当时自带一个本厂生产的完好的十六响一并封存)。两司法所将残留物带回了茂林司法所,当面进行了封存并由茂林司法所的工作人员柯鸣及昌桥司法所的吴中鑫签字。同日在茂林司法所、昌桥司法所组织调解时,生产商的爆竹厂、销售方的李木水、消费者的李炳华与受害者原告达成一借款协议:为便于原告的治疗,对造成原告受伤的事故责任暂不划分,由爆竹厂借款5000元、李木水借款2500元、李炳华(吴雪花)借款2500元给原告,上述款项原告已用于治疗。原告第一次起诉时,被告李炳华的委托律师找到茂林司法所,经同意打开了封存物并进行照相,后因茂林司法所搬迁又使该封存物遗失。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证明:

1、借款协议书。证明2007123在茂林司法所、昌桥司法所工作人员组织调解时,生产商爆竹厂、销售方李木水、爆竹消费者李炳华与受害者原告达成一借款协议:为便于原告的治疗,对造成原告受伤的事故责任暂不划分,由爆竹厂借款5000元、李木水借款2500元、李炳华(吴雪花)借款2500元给原告。

2、泾县医院门诊病历、彩超诊断报告单、转诊审批表。证明原告左眼被爆竹炸伤,致玻璃体积血,需转上级医院继续治疗(治疗时间20061212日至2007110日)。

3、南陵县中医院门诊病历。证明原告于2007122日曾在该院看伤。

4、宣城市眼科医院门诊病历、病人入院卡。证明原告左眼被爆竹炸伤,致玻璃体积血,需转上级医院继续治疗(治疗时间2007226日至2007321日)。

5、上海市新视界眼科医院的门诊病历、病情证明单、出院记录。证明原告于2007328日在该院手术治疗左眼外伤性玻璃体积血,同年47日出院。出院医嘱:避免体力活动、继续俯卧位(一个月内每日至少6-8小时)、休息一年、半年内择期行硅油取出术+人工晶体植入术。

6、上海市新视界眼科医院的门诊病历、出院记录(复诊时)。证明原告于2008225日在该院做硅油取出术,同年34日出院。出院医嘱:局部点药、休息6个月、定期复查。

7、泾县医院门诊费用发票4张、南陵县中医院门诊费用发票1张、宣城市眼科医院门诊费用发票19张、上海市新视界眼科医院的医疗费用发票9张。证明原告在泾县医院的治疗费用为440.6元,其中原告垫付118.7元,李炳华支付321.9;在南陵中医院为21.8;在宣城市眼科医院为2343;在上海市眼科医院两次手术费用为10459.89+2348.82=12808.7元,期间的检查费为254元。

8、芜湖广济司法鉴定所鉴定书1份及鉴定费票据1份。证明该所于2008318日对原告眼伤作出司法鉴定,因手术治疗后,遗有左眼盲目4级,伤残程度为八级及花去鉴定费700元。

9、交通费票据120余张,证明原告为治疗花去交通费4022元。

为证明自己的主张,被告李炳华、吴雪花提出以下证据:

1、爆竹残留物照片1组。证明致原告受伤的十六响是被告泾县烟花爆竹厂的产品、残留物全是散开的也能证明是产品质量不合格。

2、证人李根生、朱小平、吴小萍的出庭证言(第一次原告起诉李炳花夫妇案件时的出庭证言)。证实当时李炳华燃放的是被告爆竹厂生产的十六响;李炳华点燃爆竹的位置距离原告有20多米,无不当操作,是爆竹质量不合格,点燃后爆竹散裂火药乱飞导致原告受伤。

3、证人李木水出庭证言。证实李炳华燃放的爆竹是本小店代买的,本人是从茂林镇批发商章政权处进的货,是爆竹厂生产的十六响;当时燃放点距原告有十几米远,放第一个十六响时就炸散开了,飞到原告的眼睛上的,剩下的几个十六响全退给了自己。

为查明爆竹残留物封存过程及燃放炸点的具体位置,本院组织了原、被告双方及昌桥司法所、茂林司法所的相关人员进行现场勘察、调查的材料如下:

1、现场调查笔录、现场勘察图各1份。证明一、柯鸣(茂林司法所人员)与吴中鑫陈述当时原告受伤后由于没钱治疗,找到了茂林司法所,茂林司法所又打电话告诉了昌桥司法所,昌桥司法所吴中鑫与爆竹厂胡连生于2007年元月23日到达事故现场。两所即对爆竹燃放位置进行了调查,当时吴雪花陈述是在其新房门前的石桥上面一点(内容见对吴雪花的调查笔录),两司法所还对吴雪花等指认的位置拍摄了现场的照片;李炳华现场指认放爆竹的位置在新房的北面,距离原告受伤的位置有二十多米。证明二、爆竹残留物首先是吴雪花提供的;当时胡连生见到残留物时称不是自己厂的产品,且见现场还有其他爆竹残留物(李炳华陈述是新房上梁别人恭贺时燃放的,出事当天只放了一个十六响),也从现场的垃圾池中取了一些爆竹残留物;柯鸣与李木水还陈述当时又从李木水小店拿回一只完整的十六响,以便进行封存、比对;证明三、当时两司法所将残留物带回了茂林司法所,两司法所的工作人员进行了封存并签字。

2、现场对李木水的调查笔录1份。其证明:吴雪花提供的爆竹残留物是自己先收藏后放入吴雪花家中的,收残留物的位置在李炳华新房门前的石桥往北约5,离路西边约2(从陈述看其位置距原告受伤也不过六、七米);当时两司法所还从小店拿了一个未放的(李炳华退回的)十六响回去进行封存。

3、证人柯鸣、吴中鑫、吴小兔的出庭证言。其中柯鸣陈述当时又从李木水小店拿回一只完整的十六响进行封存。吴中鑫、吴小兔陈述当时是胡连生带去的十六响进行封存的,没有从李木水店中取样。

上述证据,经庭审举证、质证,本院认证如下:

对原告证据1,被告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对证据2456,被告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依法采信;对证据37,被告认为在南陵县治疗无依据,其费用不应由被告承担,原告在泾县医院治疗的部分费用被告李炳华夫妇已支付。本院认为转诊审批单已明确指定到宣城市眼科医院就治,故对被告的质证意见予以采信;对证据8,被告认为,其鉴定时间距二次手术的时间过短,鉴定时机不成熟;鉴定的地点为原告代理人所在的安徽桃潭律师事务所内,该所没有检测设备,仅凭肉眼不能对原告的伤情作出正确的判断。本院认为,被告的质证意见可能有一定的理由,但两被告均未要求进行重新鉴定,故本院对其质证意见不予采信;对证据9,被告认为应以实际费用为准。本院考虑本案的实际情况,交通费酌定为3000元。

对被告李炳华、吴雪花证据123原告无异议。本院对该证予以确认,依法采信。

对本院调取的证据1,原告认为,当时两司法所对爆竹残渣取样时,王志兰也不在场。李炳华认为,第一、人民法院依职权调查不合法,该证据不是人民法院调查的范围。第二、吴雪花与王志兰当时不在燃放的现场,而且与其他证人证言陈述的燃放位置相矛盾。第三、对于封存的问题,本被告并未要求司法所封存。本院认为,对该证据除对燃放点位置暂不予认定外,其他效力予以认定;对证据23,原告认为李木水的证言可信。李炳华认为,关于封存的细节,柯鸣与李木水的证言可信度高。本院认为,由于封存物已遗失,关于封存的细节在本案中已无认定的必要,原则上,关于封存的细节,以无利害关系人柯鸣的证言为有效。

3、一审的判案理由

一审认为,根据民法通则的规定,侵害公民身体造成伤害的,应当赔偿相应的损失。本案二被告因新居竣工宴请,按农村习俗燃放炮竹,原告应被告李炳华邀请,参加其新屋竣工宴请,被李炳华燃放的炮竹炸伤左眼,被告李炳华应对原告的伤害承担赔偿责任。因为炮竹属易燃、易爆产品,被告李炳华在燃放炮竹的作业过程中应意识到危害性,在距离燃放点七米左右有人的情况仍然燃放,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再者二被告在家从事新居竣工宴请,属于一种社会活动的组织者,未尽合理限度范围内的安全保障义务,活动中造成他人损害的,也应当承担民事责任。二被告认为是炮竹(十六响)质量不合格造成原告的损害,被告在燃放鞭炮过程中无不当操作,不应承担赔偿责任,原告的损失应由爆竹厂负责赔偿,应该追加泾县烟花爆竹厂为本案被告。本院认为原告在本案中具有选择权,原告既可以选择直接侵权人为被告,也可以选择不合格产品的生产厂家为被告。泾县烟花爆竹厂不是本案必须共同进行诉讼的当事人,本案原告既然选择了直接侵权人为被告,就不宜追加泾县烟花爆竹厂为本案被告。二被告认为是产品质量不合格而造成原告的损害,可依法承担责任以后另行起诉相关责任主体,二者属于不同的法律关系。作为受害者的原告,由于在被告李炳华燃放爆竹时别人已进入室内防护,原告系一成年人也明知可能有危险,但是疏于防范,自身也存在过错,根据民法通则的规定,应适当减轻侵权人的责任,再考虑到原告治疗时间的因素,本院酌情确定原告自行承担20%的损失。

其次,原告在此次事故中造成的合理的经济损失有医疗费15546.2元、住院伙食补助费40天×10/=400元、住院期间营养费40天×10/=400元、护理费40天×35/=1400元、残疾赔偿金4202.5/×6=25215元、鉴定的费用700元;处理事故人员及治疗期间陪护人员必要的的交通费和食宿费确定为3000元;原告主张精神抚慰金 15000元,本院予以支持;原告主张误工费按40/天计算无法律与事实依据应按农业人口的上一年度人均纯收入计算为(40+365+180)天×35/=20475元,综上,经过计算,原告因受伤致残所发生的经济损失总额为人民币82136.2元,因二被告系夫妻关系,故二被告应共同承担总损失的80%65708.96元,扣除已支付的2821.9元,二被告还应支付62887.06元,且负连带赔偿责任。

4、一审定案结论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九条、第一百二十三条、第一百三十一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第六条第一款、第十七条第一、二款、第十八条第一款、第十九条第一款、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一、二款、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第二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第二款、第十条第一款第(一)、(三)、(五)、(六)项、第十一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四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吴雪花、李炳华共同赔偿原告王志伍各项损失65708.96元,扣除已支付的2821.9元,余款62887.06元于本判决生效后10日一次性付清,二被告负连带赔偿责任

二、驳回原告王志伍超出本院判决两被告赔偿款额的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受理费人民币1961元(原告已预交),由原告负担392元,被告吴雪花、李炳华共同负担1569元(于本判决生效后的10日内履行完毕)。

(三)二审情况

1、二审诉辩主张

上诉人诉称,一、原审审判程序不当,适用法律错误,本案属产品质量造成的责任事故,爆竹的生产厂家、批发商、销售商、消费者都有承担责任的可能,人民法院应当追加他们为被告;二、原审把吴雪花作为被告主体资格不适格;三、被上诉人自身也应当承担延误治疗的后果。请求二审撤销原判,依法改判。

被上诉人辩称,被上诉人王志伍未向本院提交书面答辩意见,其委托代理人在庭审中答辩称:原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被上诉人没有延误治疗。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2、二审的事实和证据

宣城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确认一审法院认定的事实和证据。

3、二审的判案理由

二审认为,公民享有生命健康权。上诉人因新居竣工,宴请被上诉人王志伍等人,上诉人李炳华在燃放爆竹时,将被上诉人王志伍的左眼炸伤。因爆竹属易燃、易爆的危险产品,上诉人李炳华在燃放过程中未尽必须的、遵照燃放说明的注意义务,在距离放点七米左右有人的情况仍然燃放,以致王志伍左眼受损,上诉人李炳华作为直接侵权人应对被上诉人的损害承担赔偿责任。二上诉人认为本案属产品质量造成的责任事故,被上诉人所受的损失,爆竹的生产厂家、批发商、销售商、消费者都有承担责任的可能,人民法院应当追加其他当事方作为被告,并负责赔偿。因本案原审时,被上诉人王志伍仅以遭受人身损害为由起诉二上诉人,该起诉行为是对其权利的自由选择,且不违反法律规定;二上诉人认为是产品质量不合格而造成被上诉人的损害,可在依法承担责任后,另行依法主张权利。上诉人吴雪花人秋上诉人李炳华的妻子,虽不是本案的直接侵权人,但其作为家庭财产的共有人、侵权责任的承担者与本案有着直接的利害关系,故其为本案的适格被告。由于被上诉人王志伍系成年人,应明知燃放爆竹的危险性,在上诉人李炳华燃放爆竹时,疏于防范,自身也存在过错,原审结合被上诉人的伤情、治疗过程及过错程度等因素,酌定被上诉人王志伍自行承担20%的损失亦属适当。

(四)解说

一、关于被告申请追加泾县烟花爆竹厂为被告原审与再审的不同处理。

被告认为原告受伤是由于其购买泾县烟花爆竹厂的产品质量不合格而造成的,故申请要求追加泾县烟花爆竹厂为被告。原审认为被告的申请有理,书面通知了泾县烟花爆竹厂为被告参加了诉讼。重审认为被告燃放爆竹造成原告伤害,被告是直接侵权人,泾县烟花爆竹厂不是必须共同进行诉讼的当事人。原告要求是在直接侵权人,还是要求产品的销售人或制造人赔偿,其具有选择权。原告选择不同的赔偿义务人,对其举证要求也是不一样的。被告承担了责任后,不影响其向产品销售者或制造者主张权利。原告向法院主张的是侵权法律关系,被告主张的是产品质量法律关系,两种不同的法律关系不宜放在一案中处理,故重审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57条之规定,裁定驳回了被告的申请。

二、关于被告是一般侵权行为还是特殊侵权行为。

被告新房落成,按农村习俗举办酒宴,在此过程中又亲自燃放爆竹。我国法律规定从事住宿、餐饮、娱乐等经营活动或者其他社会活动的自然人、法人、其他组织,未尽合理限度范围内的安全保障义务致使他人遭受人身损害,赔偿权利人请求其承担相应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本案被告在自家举办酒宴燃放烟花爆竹是一种社会活动的组织者,其应在合理限度范围内保障参加活动的原告人身安全,但由于疏忽,导致原告受伤。再者被告又是亲自燃放了烟花爆竹,燃放烟花爆竹行为属具有高度危险的作业,被告在此作业中违反了燃放距离标准,造成了原告的损害,被告的行为既有积极的行为,也有不作为的行为,共同的原因造成原告受伤,被告的侵权行为应属特殊侵权行为,依法应承担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余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