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学实务 > 案例评析
刘金根非法采伐国家重点保护植物案
作者:董玲  发布时间:2012-02-21 17:22:18 打印 字号: | |
  (一)首部

1、判决书字号:安徽省泾县人民法院(2011)泾刑初字第00041号。

2、案由:非法采伐国家重点保护植物。

3、诉讼双方

公诉机关:泾县人民检察院,检察员汪宁胜。

被告人:刘金根,男,1967年9月16日出生,汉族,小学文化,无职业,住安徽省泾县泾川镇山口社区中山口组82号。1985年4月20日因犯盗窃罪被泾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四年;1990年9月2日因犯流氓罪被泾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二年。 2010年3月26日因涉嫌犯非法采伐、毁坏国家重点保护植物罪被泾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4月30日因涉嫌犯盗伐林木罪被泾县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同年4月30日经泾县人民检察院决定被取保候审。2011年5月5日经本院决定被逮捕并羁押于泾县看守所。

辩护人:胡国华,安徽胡国华律师事务所律师。

4、审级:一审。

5、审判机关和审判组织

审判机关:安徽省泾县人民法院。

合议庭组成人员:审判长:董玲;审判员:余辉;人民陪审员:肖国平。

6、审结时间:2011年5月5日。

(二)诉辩主张

1、公诉机关指控

2010年3月19日,刘金根来到朱爱国家并且叫朱爱国带他去看了榔桥镇马渡村百户坑组的古青檀树,看完青檀树的相关情况后刘金根又叫朱爱国出面打听该株青檀树的权属等其他情况。3月20日朱爱国电话告诉了刘金根他所打听到的情况。3月21日,刘金根既没有与该株青檀树的权属主人进行商谈,也没有按有关规定办理采集证,即雇请王应辉等6名工人携带锄头、铁钎、手锯等工具于当日11时许开始挖掘青檀树,并于3月22日凌晨2时许运到泾川镇山口社区中山口组,连车带树放置于刘金根家门前。 2010年3月22日8时许,刘金根与陈建平一起将该株青檀树连车带树藏匿于泾县缫丝厂篮球场边,当日中午11时被泾县公安局白华森林派出所查获。该株青檀树现已发还给榔桥镇马渡村村民委员会并在原生地进行了回植。经鉴定该株青檀树树龄在300—400年之间,立木蓄积4.7立方米,经济价值70000元。经安徽省绿化委员会办公室认定,该青檀树属国家二级古树。案发后,被告人刘金根将青檀树发还马渡村民委员会,并在原地进行了植回,并赔偿因回植产生的各种费用16360元,目前已成活。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刘金根违反国家规定,非法采伐国家重点保护植物,立木蓄积4.7立方米,情节严重,其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四条的规定,应当以非法采伐国家重点保护植物罪追究被告人的刑事责任。被告人具有自首情节,建议判处被告人2-3年有期徒刑。

2、被告人辩称

(1)、被告人刘金根对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及罪名均无异议。

(2)、辩护人胡国华的辩护意见是:第一、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刘金根犯非法采伐国家重点保护植物罪证据不足。首先,被告人采伐的青檀树是否属于国家重点保护植物,本案中只有证据认定青檀树属于二级古树,但并未认定该树属于国家重点保护植物。《国家珍贵树种名录》及《国家重点保护的野生植物名录》中均没有青檀树。最高法院《关于审理破坏森林资源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规定的“珍贵树木”是指由省级以上林业主管部门或者其他部门确定的具有重大历史纪念意义、科学研究价值或者年代久远的古树名木…,应当是指事先经过法定程序认定并公布,而公诉机关举证的是案发后的鉴定结论。其次,被告人刘金根采伐青檀树时,该树并没有挂牌或者给予其他特别保护,被告人不知道青檀树是否是国家重点保护的植物;第二、即使被告人构成非法采伐国家重点保护植物罪,其具有自首情节、自愿认罪、主动承担青檀树回植的各项费用和损失,具有悔罪表现,且该树目前已成活,未给国家和集体造成实际损失,应当对被告人减轻处罚并适用缓刑。

(三)事实和证据

泾县人民法院经公开审理查明:2010年3月19日,被告人刘金根来到榔桥镇马渡村朱爱国家,叫朱爱国带他去看榔桥镇马渡村百户坑组的青檀树。朱爱国告诉被告人刘金根,该青檀树可能挂牌保护了。被告人刘金根说去看看。后朱爱国带被告人刘金根来到马渡村百户坑看了该青檀树。被告人刘金根当时没有看到该青檀树上挂了牌,后刘金根又叫朱爱国出面打听该株青檀树的权属情况。同年3月20日朱爱国打电话告诉刘金根打听到的情况。3月21日,被告人刘金根擅自雇请王应辉等6名工人携带工具赶到挖树地点,于当日中午开始组织挖树。为了将树运出,刘金根分别请了榔桥镇朱子林的挖掘机整修了便道、旌德县旌阳镇潘文俊的吊车装树、泾川镇山口社区陈建平的农用车运树。3月22日凌晨2时许被告人刘金根伙同陈建平将树运到刘金根家门前。2010年3月22日8时许,朱爱国打电话告诉被告人刘金根挖树的事被举报了,白华林业派出所正在调查此事,被告人刘金根闻讯后遂打电话叫陈建平过来开车,后被告人刘金根伙同陈建平将车开进泾县缫丝厂内,藏匿于篮球场边。11时许,陈建平在得知白华林业派出所干警将该车查获时,主动来到藏车地点,接受处理,3月26日上午,被告人刘金根到白华林业派出所投案。案发后,公安机关将追回的该株青檀树发还给榔桥镇马渡村民委员会,并在原生地进行了回植,目前已经成活。经民事调解,刘金根赔偿因回植产生的各种费用及损失16360元。该株青檀树经安徽省泾县林业勘查设计室鉴定立木蓄积为4.7立方米,经宣城市林业局、宣城市绿化委员会办公室、安徽省绿化委员会办公室认定,属国家二级古树。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予以证明:

1、被告人刘金根供述与辩解证实:2010年3月19日,其到榔桥镇马渡村朱爱国家问有无大一点的“檀皮树兜子”,朱爱国带其去看了百户坑一株青檀树,后来朱爱国问清不是集体的。3月21日其请绰号叫“李秃子”等6名工人用锄头、铁钎、手锯等工具于当日中午开始挖掘青檀树,挖掘过程中其将树上部锯了一些,树根也砍断了一些,现在与原来的形状已有很大的不同了,不能恢复到原来的形状了。当日下午二时,其又请榔桥镇街道朱子林的挖掘机修挖了便道,并请旌德县旌阳镇居民潘文俊的吊车吊装,又请了泾川镇山口社区陈建平的农用车运输,于当日晚上十二点左右将树运出,连车带树放置在其家门前。3月22日,其喊陈建平将装树的农用车开到泾县缫丝厂藏匿,当日中午被白华林业派出所查获青檀树。3月26日其到白华林业派出所投案。并供述自己做木材生意,看到这棵树,其估计在100年以上,是棵古树,但具体多少年不清楚。

2、证人朱爱国证言证实:2010年3月18或19日,刘金根同李开发来其家里打听马渡桥里面一棵檀皮树的位置,其当时就讲那棵檀皮树在泾县志上都有,皖南事变上的“檀皮桩”就是以这树命名的,已经挂牌保护了。刘金根讲去看看。其带刘金根去看了,刘金根委托其打听青檀树的权属。第二天其看到村里书记张少华,就问了张少华那棵青檀树可挂了牌,可是村里的。张少华讲不是村里的,搞不清楚可挂了牌。3月21日下午三点左右,其陪同刘金根、李开发开车前往“檀皮桩”。下午五点左右,刘金根请了朱子林开挖掘机进来修便道。晚上八点左右,其将刘金根请的吊车和农用车带进“檀皮桩”,并买了六盒盒饭。晚上十一点左右,树装好用农用车运走。刘金根委托其联系挖树时毁坏的杨树的主人汪加宝,商量赔偿问题。刘金根挖掘这株青檀树没有经过任何部门的批准,没有采伐证。他讲先挖了再讲,要是有人来找,看付几个钱还是怎么搞,要是没人来找拖走不就算了。他还讲先栽一段时间,看价格适合再卖掉。搞树不都是这样的。

3、证人陈建平证言证实:2010年2月21日晚八点半左右,其接到刘金根电话,叫其帮忙运一棵青檀树桩子。晚上九点左右其在马渡桥加油站,有个人领路到了挖树的地点。这时其看到树桩是青檀树,已经挖倒了,倒在地上的。长大概在5米多,直径在1米粗的样子,上面的树枝已经砍掉了,只剩一个‘Y’字形的树桩子。装树大概在十点半,开始起运大概在十一点半左右,运到刘金根家门口大概是3月22日凌晨二点左右。3月22日刘金根打电话叫其连车带树藏匿于泾县缫丝厂。中午12点,刘金根打电话告诉其白华森林派出所已经发现,其到停车的地方,连车带树被押到白华森林派出所。

4、证人李开发证言证实:2010年3月20日中午,刘金根问其可能找到挖树的工人,其打电话给外号叫“老黑”的钟志富,钟志富讲他没时间就介绍了另一个外号叫“二秃子”的工人,并给了“二秃子”的电话号码。3月21日刘金根打电话讲要到马渡桥挖一棵树桩子,邀我一道去玩。我就陪刘金根去了挖掘现场,因为天冷其一直坐在车子里,没有参与挖树,也没有与刘金根合伙。

5、证人王应辉证言证实:2010年3月20日中午,其接到一个人的电话,打电话的人称是李开发的朋友,说想挖一棵檀皮头子,要六个工人,其说行啊。第二天即2010年3月21日其带了6个工人在刘金根的带领下到百户坑,十二点钟时开始挖青檀树桩,一直到晚上六点多钟才将那棵青檀皮树挖倒,七点多钟时来了挖掘机和吊车,到十一点多钟才将树全部装好,大家开始动身往外走。其收到刘金根付的工钱1500元。

6、证人钟志富证言证实:2010年3月20日中午,其在贵池接到李开发的电话,李讲他的朋友刘金根要挖一棵树,问其可有时间。其讲没有时间,给他找一个人,就把王应辉的电话给了李开发,叫李开发自己联系。

7、证人潘文俊证言证实:2010年3月21日晚7点左右,有人打电话请他的吊机,讲是榔桥街上开挖机师傅介绍的。其问吊什么东西,在什么地方,那人讲在马渡桥,吊一棵檀皮桩子,四吨重,三米多高。其开吊机赶到泾县榔桥镇马渡桥加油站,被人领进青檀树采挖现场,用吊机吊起青檀树装车,收取1000元费用。

8、证人朱子林证言证实:2010年3月21日中午,刘金根打其电话,将挖了一棵青檀树桩子,搞不出来,请其用挖掘机修一条二十米左右的路好运出来。后其就与挖掘机师傅程小一去了帮他修路。

9、证人岳万兵证言证实:该棵青檀树已挂牌保护了。第一次是二十年前原浙溪林业站站长骆寿智叫当地星潭村百户坑组的陈田芳挂的。第二次是2002年其陪泾县林业局刘林宝、泾县民政局陈振华一道去挂的,那块牌子尺寸为30? ×20?,草绿色,牌子上有树种、编号等信息。上面还写了“保护古树,人人有责”字样。当地老百姓都知道该青檀树挂牌保护了。

10、证人程英发证言证实:3月22日早上听村上人讲青檀树被盗一事,该青檀树有三、四百年历史了,那个地方就以这棵树命名的,叫“檀皮桩”。都知道是国家挂牌保护的树,上面有牌子。原来属于星潭村,现在属于马渡村,是集体财产。

11、证人倪七斤证言证实:3月22日早上发现那棵青檀树被盗挖了,村里一个人报了警。该树有三百多年历史了,老百姓都知道在二十多年前就挂牌保护了。那棵青檀树所处的位置叫“檀皮桩”,就是以那棵树命名的,是村集体的财产。

12、证人陈田芳证言证实:3月22日早上听人讲百户坑里的一棵檀皮树被盗走了,听讲是马渡桥街上的朱爱国带人进去挖的。其是百户坑本地人,其老房子就在青檀树后面不过20米的地方。树龄有三、四百年历史了。大概二十多年前,浙溪乡林业站还是骆寿智当站长的时候,有一天其在林业站办事,骆站长交给其一块牌子,牌子长20?,宽15?样子,上面写了“保护”什么的,还有编号,骆站长叫其把牌子钉在那棵青檀树上。其回家后就把牌子挂在树上了,后来被人弄掉了。到2002年时候,榔桥林业站岳万兵又在那棵青檀树上挂了一块新铁牌子,比上次的牌子大一些。后来其搬到榔桥街上去了,牌子在不在树上其不清楚了。

13、证人汪加宝证言证实:其栽种的意杨树在被采挖的青檀树旁边,被连根铲倒39根,意杨林被开了一条长20多米、宽4米的新路。

14、证人张少华证言证实:3月十几号的一天下午,其骑摩托车路过朱爱国家门口,朱爱国问其青檀树可挂了牌,可能挖。其说不晓得。因现在的马渡村是2003年由原来的星潭村、竹园村、钟志村、马渡村合并而来的,其2003年前在钟志村,青檀树在原来的星潭村,其不熟悉,所以其对朱爱国讲不晓得。

15、现场勘查笔录及照片证实:案发现场的情况以及被告人将挖掘机后的青檀树藏匿于泾县缫丝厂大门右侧宿舍区的现场情况。

16、安徽省泾县林业勘查设计室价值、毁坏程度评估鉴定报告、立木蓄积鉴定报告证实:被告人刘金根采伐的青檀树价值人民币70000元,立木蓄积4.7立方米。

17、泾县绿化委员会办公室古树名木每木调查表及照片证实:该青檀树在2009年被泾县绿化委员会认定为古树及该青檀树原貌。

18、宣城市林业局、宣城市绿化委员会办公室认定报告   证实:该青檀树树龄在300-500年之间,为二级古树。

19、安徽省绿化委员会办公室皖绿办[2010]17号文件《关于转发古树认定结果的通知》证实:该青檀树属国家二级古树。

20、被告人刘金根户籍证明证实:被告人身份情况。

21、泾县公安局榔桥森林派出所出具的被告人到案经过证实:被告人2010年3月26日主动到白华森林派出所投案(现为榔桥森林派出所)。

22、本院泾法刑字(85)第025号、泾法刑字(1991)第102号刑事判决书证实:被告人刘金根1985年4月20日因犯盗窃罪被本院判处有期徒刑四年。1991年9月2日因犯流氓罪被本院判处有期徒刑二年。

23、泾县榔桥镇马渡村村民委员会证明证实:该青檀树属于榔桥镇马渡村集体所有。

24、马渡村百户坑青檀树回植会议记录、民事赔偿调解记录、领条、收条证实:该青檀树已回植,被告人赔偿因采伐、回植青檀树造成的损失人民币18360元。

(四)判案理由

泾县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刑法三百四十四条经刑法修正案(四)修正,条文为“违反国家规定,非法采伐、毁坏珍贵树木或者国家重点保护的其他植物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刑法》确定罪名的补充规定(二),为非法采伐、毁坏国家重点保护植物罪。本案侵犯的对象不仅有国家重点保护植物,还有珍贵树木。根据最高法院《关于审理破坏森林资源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规定,珍贵树木是指由省级以上林业主管部门或者其他部门确定的具有重大历史纪念意义、科学研究价值或者年代久远的古树名木,国家禁止、限制出口的珍贵树木已经列入国家重点保护野生植物名录的树木。本案有安徽省绿化委员会办公室皖绿办[2010]17号文件《关于转发古树认定结果的通知》,认定为二级古树。《安徽省古树名木保护条例》第二条规定,“本条例所指古树,是指树龄100年以上的树木。”第九条第一款第(二)项规定,“二级古树由设区的市人民政府绿化委员会组织林业、城市绿化行政主管部门成立专家委员会进行鉴定,报设区的人民政府公布。”本案有宣城市绿化委员会办公室及宣城市林业局的认定报告,市政府公布是否、应当事先鉴定等不是本案审查的范围,本案是刑事案件,不是行政案件,只要有证据证明该树属于珍贵树木,被告人主观上明知,即构成此罪。第七条规定,“县级以上人民政府绿化委员会应当组织林业、城市绿化行政主管部门每五年对本行政区域内古树名木资源普查,对古树名木进行登记、编号、拍照,建立资源档案。”本案有泾县绿化委员会办公室古树名木每木调查表及原始照片。本案的证据能够证明青檀树属于珍贵树木。被告人刘金根估计该树在100年以上,且朱爱国告诉被告人该树已经挂牌保护了,被告人主观上也是明知的,被告人刘金根的行为构成非法采伐国家重点保护植物罪。故辩护人认为被告人构成非法采伐国家重点保护植物罪证据不足的观点不予支持和采信。被告人具有自首情节,赔偿了古树回植的全部经济损失,可以从轻处罚。被告人刘金根具有前科劣迹,且此次犯罪具有一定的社会危害和影响,故对其不适用缓刑。

被告人刘金根违反国家规定,非法采伐珍贵树木,立木蓄积4.7立方米,情节严重,其行为已触犯刑律,构成非法采伐国家重点保护植物罪,依法应当追究其刑事责任。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的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被告人曾因犯罪被判处刑罚,此次犯罪系重新犯罪,酌情从重处罚。被告人案发后主动投案,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罪行,是自首,依法可以从轻处罚。被告人积极赔偿古树回植的经济损失,庭审中自愿认罪,酌情从轻处罚,决定对被告人从轻处罚。辩护人提出的被告人具有自首情节、积极赔偿古树回植的经济损失,建议对被告人从轻处罚的辩护意见,本院予以采纳,但其以古树目前已经成活,尚未造成实际经济损失,建议对被告人适用缓刑的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予以驳回。

(五)定案结论

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四条、第六十七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破坏森林资源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二条第(二)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三条,作出如下判决:

被告人刘金根犯非法采伐国家重点保护植物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

(六)解说

古树名木作为“活文物”、“活古董”,是历史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不可复制和再生的宝贵资源,具有极其重要的生态、经济、社会和遗传价值。保护古树名木,对于弘扬历史文化、建设环境文明、展示社会风貌具有重要意义。但是,目前我国环境保护形势严峻,破坏环境保护的案件也日益增多。如本案的被告人明知是已经挂牌保护的古树,仍然在光天化日之下非法采伐,社会影响恶劣。本院根据案件的事实、情节和社会危害性作出了上述判决(二审维持原判)。同时也想借此案的宣传,提高公民对古树名木以及生态环境的保护意识。

有观点认为被告人的行为构成盗窃罪。不同意构成盗窃罪的理由是盗窃罪是以盗窃物品市场价值来定罪量刑的,而非法采伐、毁坏国家重点保护植物罪是以情节来定罪的,就是国家重点保护植物是无法认定价格的。古树名木在市场上是禁止流通的,对于市场上禁止流通物,是无法衡量其市场价格的。泾县林业勘查设计室鉴定古树市场价值70000元是不符合规定的,应当以物价部门价格认证中心进行鉴定。古树名木是禁止在市场上流通物,应当等同于违禁品,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盗窃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规定,盗窃违禁品,按盗窃罪处理的,不计数额,根据情节轻重量刑。但何种程度为情节较轻,何种程度为情节严重等刑法及相关司法解释并未做出相关规定。就本案而言,被告人行为没有造成古树死亡,不宜认定情节严重,无法在3-10年档量刑,只能在三年以下量刑。
来源:研究室
责任编辑:董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