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学实务 > 案例评析
乐荣平诉李安玲、唐堰买卖合同案
作者:舒荣华  发布时间:2012-02-21 17:25:36 打印 字号: | |
  (一)首部

  1、判决书字号:安徽省泾县人民法院(2011)泾民一初字第00747号。

2、案由:买卖合同纠纷案。

3、诉讼双方

  原告:乐荣平,男,1968年1月1日出生,汉族,公司项目经理,户籍地安徽省泾县蔡村镇蔡村村河边组17号,经常居住地安徽省泾县泾川镇三新公司住宅楼,身份证号码342529196801011613。

被告:李安玲,女,1982年2月4日出生,汉族,农民,住安徽省宣城市宣州区向阳镇板桥村郭村组,身份证号码342501198202042023。

被告:唐堰,男,1988年11月20日出生,汉族,公司员工,户籍地安徽省长丰县下塘镇北居委会下塘粮站宿舍东区三幢1号,经常居住地安徽省宣城汇生汽车销售有限公司,身份证号码340121198811205838。

两被告委托代理人: 胡德春,安徽师阳安顺律师事务所律师。

4、审级:一审

  5、审判机关与审判组织

  审判机关:安徽省泾县人民法院

  独任审判员:舒荣华

  6、审结时间:2011年6月7日

(二)诉辩主张

  1、原告诉称

2010年6月28日,原告与两被告设立的泾县汇生汽车销售有限公司签订了汽车购销协议,原告支付了定金4万元,被告承诺于同年10月20日前交付汽车,每迟延一个月给付违约金1000元。因被告至今未履约,且将公司注销,故原告要求两被告双倍返还原告定金8万元、支付原告违约金7000元、支付原告4万元至今的利息、赔偿原告购车加价款14864元。

  2、被告辩称

  原告请求双倍返还定金的请求不成立,根据原告提供的证据,4万元是预付款不是定金,要返还也仅仅是预付款,而不是双倍定金。违约金7000元也不能支持,因为购车合同约定交车时间是2010年10月20日,被告没有交车,原告于10月23日在泾县宝华汽车销售公司购买汽车,原告以自己的行为解除了与被告签订的汽车买卖协议,所以原告要求支付违约金没有依据。原告要求被告赔偿加价款不能支持,原告是否支付14864元我们不清楚,所谓的加价款不包含在车辆购买款中,并不是因为市场合理的涨价所造成原告的损失。即使原告支付了也是原告自己行为造成的,在法律上也没有这个概念。4万元的利息从原告起诉之日起按照银行同期贷款利息计算,这个责任的承担人是泾县汇生汽车销售有限公司,公司注销了,根据法律规定只是赔偿损失,原告在公安局把4万元拿回去即可,债务不能请偿时股东才承担赔偿责任。

(三)事实和证据

  泾县人民法院经公开审理查明:2008年10月30日,李安玲、唐堰出资设立了泾县汇生汽车销售有限公司。2010年5月,曹勇担任泾县汇生汽车销售有限公司销售经理。同年6月28日,曹勇以公司名义与乐荣平签订了《汽车购销协议》一份,约定:乐荣平购买“上海大众途观”汽车一辆,价款266800元,先付定金4万元,余款提车时一次性付清;提车时间为2010年10月20日前,每迟延1个月,公司支付违约金1000元,无车可提,公司退还全部定金。当日,乐荣平交付4万元,曹勇以公司名义出具的收款收据注明系“订金”。后曹勇违反公司规定挪用了该款,对公司及乐荣平谎称已汇往订车单位,并口头向乐荣平承诺于同年9月28日交付汽车。同年9月27日,乐荣平向曹勇提出于次日提车的要求,曹勇潜逃至外地。同年10月23日,乐荣平与泾县宝华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签订了《订购车辆协议》一份,约定价款279800元,于同年11月13日交付汽车。后乐荣平到深圳提车,为此支付费用1864元。同年11月1日,曹勇主动投案。2011年2月,曹勇犯挪用资金罪被本院判刑。同年3月,李安玲、唐堰申请注销了泾县汇生汽车销售有限公司,但作为清算组成员未对本案债权债务进行清算。由于李安玲、唐堰与乐荣平就购车合同纠纷未能协商解决,乐荣平遂诉至本院。

泾县人民法院根据乐荣平财产保全申请,作出(2011)泾诉保字第26号民事裁定,裁定冻结了在泾县公安局的曹勇退赃款4万元。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证明:

  1、汽车销售协议一份,证明原告在泾县汇生汽车销售有限公司购买汽车及违约责任、定金的约定。

2、泾县汇生汽车销售有限公司于2010年6月28日出具的收款收据一张,证明原告为购“上海大众途观”汽车,支付定金4万元。

3、(2011)泾民一初字第27号刑事判决书一份,证明4万元的来源。

4、原告与宝华公司订购车辆协议一份,证明原告在被告处提车不成,另行买车的事实。

5、(2011)泾诉保字第26号民事裁定书一份,证明原告诉前申请财产保全,预交了420元财产保全申请费。

6、泾县汇生汽车销售有限公司的注销材料,证明该公司注销的详细信息及清算情况。

7、深圳市德熙汽车销售公司出具的发票一张(项目为“服务费”,金额1364元)及该公司为原告办理居住证费用(500元)的收条一张,证明原告为到深圳提车上牌而多花出的费用1864元。

8、泾县人民法院出示的证据为泾县汇生汽车销售有限公司登记材料一组,证明李安玲、唐堰系公司股东。

(四)判案理由

  泾县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曹勇以泾县汇生汽车销售有限公司名义与乐荣平签订的《汽车购销协议》成立有效,该合同直接约束泾县汇生汽车销售有限公司与乐荣平。曹勇挪用公司资金致公司违约,公司应向乐荣平承担违约责任。根据《汽车购销协议》的约定,乐荣平交付的4万元系订金,其主张“定金罚则”没有事实依据。乐荣平另行签订《订购车辆协议》与解除《汽车购销协议》无关,本案没有证据证明双方已经协商解除或者法定解除合同,故对李安玲、唐堰的辩称意见不予采纳。但是,由于公司已经注销,乐荣平也未要求提车,故《汽车购销协议》已无继续履行的必要,应予终止,公司应当返还乐荣平4万元订金并赔偿相应利息损失。乐荣平因提车不能而另行购车所支付的加价款和提车费用合计14864元,系公司内部原因导致,公司应当赔偿。《汽车购销协议》约定的每月1000元,系迟延履行违约金,因不存在逾期后交车,故对乐荣平的该项请求不予支持。现因公司已经注销,李安玲、唐堰作为股东及清算组成员未对本案债权债务进行清算,应当向公司债权人乐荣平承担赔偿责任。 

(五)定案结论

  泾县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三十八条、第一百零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一百九十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1、被告李安玲、唐堰于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赔偿原告乐荣平订金4万元及其利息(自2010年6月28日起至清偿之日止,按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息)。

2、被告李安玲、唐堰于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赔偿原告乐荣平购车损失14864元。

3、驳回原告乐荣平的其他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1347元,减半收取673.5元,财产保全申请费420元,合计1093.5元,由被告李安玲、唐堰负担。

宣判后,双方当事人表示服判,均未提起上诉。

(六)、解说

1、清算义务人不履行清算义务,就应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清算义务人,是指在公司解散时依法成立清算组织对公司的债权债务进行清理的责任主体。就有限责任公司而言,清算义务人是全体股东。本案中,李安玲、唐堰作为被注销公司的股东,通过公司获取利益,理应负有组织清算的义务。

  2、公司未经清算而被注销后,怠于履行清算义务的股东对原债权人应承担清偿责任。清算责任是指作为公司清算义务人的股东,在法定期间内没有对公司进行清算而导致的责任。一般来说,具有独立人格的公司其股东享有有限责任的保护,不需要直接对公司债务进行清偿。但如果股东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逃避债务侵害债权人的利益,即违背了有限责任制度的初衷,必须根据具体情形让股东直接对债权进行清偿。本案中债权人的债权不能实现并不是由于公司财产损毁、灭失、贬值,偿债能力下降造成的,而是因为股东恶意逃避债务,未经清算即注销公司,使得债权人求偿无门。在这种情况下,公司独立人格已成为恶意股东躲避债务的工具,只有直接让其股东承担清偿责任才符合公平正义。

3、《公司法司法解释(二)》第二十条规定,公司未经清算即办理注销登记,导致公司无法进行清算,债权人主张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和控股股东,以及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对公司债务承担清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依法予以支持。在存有多个清算义务人时,清算义务人之间应承担连带责任。因为只有连带责任才能给予公司全体股东以警醒,促使他们严格按照法律规定开展清算,最大限度地保护债权人。
责任编辑:舒荣华